第二十八章、槟榔西施(1)

好色男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我开着车带小诗去佩瑜所写给她的地址,谁知竟是家槟榔摊,这简直让小诗傻了眼,佩瑜见我们到了开心的挥手像我们打招呼:小诗你终於来了,真是太感谢你了。

    小诗满脸错愕的问说:佩瑜你不会再是在槟榔摊工作吧。

    佩瑜点点头说:没错啊哎哟,时间快来不及急了,小诗别聊了,我先跟你说要注意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小诗面有难色的说:佩瑜你等等

    她话都还没说完就被佩瑜给拉进店里,只见佩服好像很匆忙似的,霹哩啪啦的介绍店里的环境还有哪些要注意的细节,介绍完后佩满脸微笑的拍拍小诗的香肩:小诗那就先这样,我改天请你吃饭。

    小诗还来不及反应,佩瑜已拿着包包骑着车匆匆忙忙的走了,留下满脸错愕的小诗,我拍拍她的肩膀,调侃她说:想不到我们小诗公主也要当槟榔西施的一天。

    小诗气乎呼,满脸怒容的说:叫屁你以为我愿意哦走啦进来啦。

    小诗拉了张椅子给我,笨手笨脚的学着佩瑜教的动作开始包起槟榔来,小诗给我的感觉总少了些什么,总觉得不太像槟榔西施哎呀是衣服我随即制止了她,只见小诗满脸疑惑的问说:小凯你做什么啦

    我故做正经的说:小诗你也尽业点好不好,连衣服都不换,你这样谁要买你是想害你朋友没工作啊。

    小诗想想也对,她从以前就很想尝试看看槟榔西施的衣服,只是苦无机会而已,她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到更衣室换装,里头琳瑯满目的感辣妹装看的我都傻了眼,小诗从衣柜中东挑西选,还不时询问我穿那件好看,她最后看中了两件式的西施装,小诗拿着衣服在身上比了比,笑咪咪问说:怎样这件如何

    上衣的款式有点类似肚兜,只是它是低,而下身则是件短到不行的短裙,我点点头说:不错不错就这件好了。

    小诗听了我的讚美,兴奋的将衣服给换上,俏生生的站立在我面前,频频问说:好不好看

    只见那雪白的双肩光润滚圆,像是手工美的雕塑品般晶莹丰腴,具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美,但唯一的败笔就是那件罩显的有些碍眼,我面露难色的说:好看是好看,只是

    小诗急忙的问说:只是怎样我批评的说:你穿肚兜又穿罩实在是有些难看又不美观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小诗匆忙的去照镜子看是不是像如我说的那样,只见她抱怨的说:只是不穿罩很容易走光呢,而且那些客人都很色,见我穿这样铁定会对我毛手毛脚吃人家豆腐。

    我从后搂住小诗柔软的细腰,鼓励她说:怕什么有我在你身边谁敢吃你豆腐。

    小诗听我这么说也有道理,而且她对任何事物都习惯追求完美,不容取自己有些许的瑕疵,只见小诗伸手解开了肚兜背后的搭钩,缓缓脱下了蕾丝罩,浑圆饱满的玉羞涩地蹦了出来,丰盈坚挺、温玉般圆润柔软的玉般含羞般的呈现在我眼前,看的我不禁张大了嘴,险些连口水都留了下来,小诗见我那像色老头般猥亵的神情,忍不住红着脸含笑斥道:真是的,又不是没看过我换衣服。来接着

    我还不着头绪,我手中已多了件粉红色的蕾丝罩,我顺手拿起罩闻着其中的味道,讚叹道:哇真是香,还有香味。

    小诗将罩抢了过来,屈着中指赏了一个爆粟给我,笑着骂道:你很变态耶,像个色老头似的。

    小诗仙将抢过来的罩给收进包包里,才将肚兜给换上,又再镜子前照了照才问我说:怎样这样可以了吧

    质料轻薄的淡色肚兜使得小诗晶莹的部肌肤几乎半裸,怒耸饱满的玉使肚兜隆起完美轮廓曲线若隐若现,尖挺的峰顶在薄薄的肚兜上,可以隐约看见的两点尖,前那道条深隧的沟毫无保留地呈现,巍颤颤的似乎随时都要蹦跳而出。

    薄如蝉翼的贴身肚兜,将小诗窈窕匀称的优美曲线完美呈现,标致的玲珑身段,看得我目瞪口呆,血脉贲张,我把小诗拉到我身前,直讚美说:好看好看

    我一手搂住小诗纤细的柳腰,手掌轻抚着小诗的雪臀上下游移,小诗用她那纤纤玉指轻戳我的额头,娇嗔骂道:你这坏东西,又再打什么坏主意了。

    面对我的轻薄她也没有反抗,我油嘴滑舌的笑说:讲这样,好像我是大色狼似的。

    我顺势往她娇美的脸蛋亲去,只见她侧身闪过挣脱我的怀抱,娇媚、风情万种的笑说:哼老是想佔人家便宜。

    语毕只见她移步飘出了更衣室,独自留下我一人。我出来时只见小诗正坐在高脚椅包着槟榔,我也拉了张椅子过来坐陪她聊天打屁,也不知是怎样,整个上午来竟没半人来买槟榔,哇靠这是什么情形该不会是因为我的关系吧,算了反正这样我们也乐得轻松。我看快中午了,便到附近的速食店买些吃的回来当午餐,吃饱喝足后不知是昨晚太累了还次怎样,总觉得头昏脑胀

    倒贴ok?最新章节

    ,我便趴在桌上打起瞌睡。

    小诗心想反正也没什么事,看我这么累,便叫我先回去。我才走后没多久,小诗就有生意上门了,一辆货车停下要买槟榔,小诗见有客人要买槟榔,便起身走出去招呼,货车司机说:要一包叶子和一包七星。小诗快步的回去把槟榔跟香菸拿去给客人,小诗收过司机手的钱,微笑着说道:谢谢还要再来买喔。

    只见那司机满点头直说:会会收完钱小诗重新坐回高脚椅上,一边将腿交叉,一边将后缩的裙脚拉齐,穿这件只到大腿的短裙要坐上这么高的椅子真的是很麻烦的,自从我走后上门来马槟榔的客人是络绎不绝,简直是将小诗给忙坏了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又停了一辆货车:小姐司机正挥着手中的千元钞票,小诗见状连忙出外招呼客人:先生你要些什么

    只见满嘴槟榔汁的货车司机,裂着满嘴黑牙的大口说:小姐,来两盒菁仔。

    小诗赶紧去拿了两盒槟榔出去给客人,那货车司机讚美说:小姐新来的啊身材不错呢。

    而坐在副驾驶的人跟着搭腔说:对啊身材跟是有够辣,子圆又大。

    小诗听她这么说内心可火了,暗骂怎有人这么不要脸的人,只见那人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前猛看,小诗吓的连忙用手护住口,面对这人俗的言语小诗心里虽是不悦,但为了佩瑜她还是压抑住满腔的怒火,冷冷的说:先生你稍等一下我找钱给你。

    说完便转身回去店里,拿零钱找给货车司机,小诗虽不喜欢他们但还是脸带微笑:来总共840圆。

    那驾驶无理的抓着小诗柔腻的小手不放:小姐你好漂亮好可爱唷,你电话几号晚上去看电影好不好

    只见小诗脸色不悦的说:你放手,别拉着我。

    谁知司机竟厚脸皮的说:那你跟我说你有没有男朋友

    小诗心不甘情不愿的说:有啦快放手。

    小诗使劲的挣脱开他的手,气呼呼往店里走去,谁知那驾驶又在大呼小叫的说:小姐别走啦,我还要瓶保立达b和咖啡。

    小诗对这两人是恨的牙痒痒,但又不能不卖他,小诗满脸怒容的从冰箱拿了罐咖啡和瓶保立达b递给了货车司机,坐在副驾驶座的长相猥亵的客人,挤眉弄眼的问说:水姑娘你男朋友有没有我的大

    小诗不耐烦的问说:什么东西啦

    只见坐在副驾驶座那人竟掏出他的出上下搓动,他不怀好意的说:怎样很大吧想不想试试看啊

    小诗被他的举动吓的花容失色,尖叫连连的怒骂说:你变态噁心死了

    那人见了小诗的惊恐反应得意的调侃说:什么噁心,想不想嚐嚐看保证让你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座的那人跟着答腔说:还是嫌他不够看,要不然试试我的。

    他边说边拉下裤裆的拉炼,小诗对这两人无耻下流的行径感到噁心极了,怒气勃勃的说:不用了,快给钱啦。

    那驾驶又拿了五百元给小诗:给钱就给钱,不过开各玩笑干麻这么生气,小心有皱纹呢。

    小诗收过钱后,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,一扭转身,小巧浑圆的雪臀如风摆柳荷,摇曳生姿,两人见状不停的猛吹口哨:小姐水喔

    小诗才走道半途就见到那坐在副驾驶座的那人还是不停的搓动,频频对她笑满脸陶醉,小诗对她举动感到噁心极了,全身泛起一片皮疙瘩,但她又能怎样只能见当作眼不见为净,小诗拿了零钱找给货车司机,才要转身时那驾驶抓住她雪白如藕般的玉臂不放:小姐等等我还要买东西。

    小诗回过身上半身倚靠在车窗边垮着脸生气的说:喂你到底想什样还要买什么啦

    西施服的低设计让她浑圆怒耸的玉,酥半露,呼之欲出,看的那驾驶兴奋至极,他邪的陪笑道:别这么生气吗,我又忽然想到要买点东西。

    小诗神色冷峻的说:要买什么快说啦

    那驾驶招招手示意小诗进来点,小诗不耐烦得把头身进车窗内,驾驶在她耳边小声说:小姐我想买特别点的两粒啦

    小诗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傻愣愣问说:什么啦

    只见那驾驶将手架在小诗的玉颈上,神情飢渴难耐的:小姐你别装傻就是这个

    他突如其来的把手探进小诗的衣服内,肆无忌惮的胡乱索,一把握住了那对秀挺饱满、弹惊人的玉峰,肆意的玩弄起来,只觉触感滑润,滴溜溜的弹十足,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,小诗诗软绵绵的玉滑不溜手,竟险些就从他的手掌中逃逸而出。

    驾驶兴奋,加大了指间的力道,使劲的将她的玉捏成了椭圆形,五个手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,稚嫩敏感的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,嘴里还不停的说:干破麻还装在室,骚的连内衣都不穿。

    小诗吓的花容失色拼命扭动挣扎:啊不要快住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