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八二四章 番外:情生 5

橙子澄澄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南陵郡主说交由知府秉公办理,便是松了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看向少女时,潘子忆眼底光芒更亮。

    然视线刚落在少女脸上,便又察觉一股熟悉的凉意朝他压迫过来。

    潘子忆眸光微闪,佯作镇静收回视线,果然觉出压迫感也慢慢淡去,而他后背冷汗已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事情交代清楚,红豆并没有留堂的打算,跟天弃一并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前,脚步在夏侯夫人面前顿住,“本郡主自幼有个弟弟,名唤七七,于南陵衙门户籍上有备案。我们姐弟是否苟且关系,相信不用多做说明了。夫人若能安然无恙,以后别再随意信口开河,你也是女子,当知女子名节被毁的下场有多难过。”

    七七,郡主此前在大堂这么唤过她身边安静的少年。

    堂外所有百姓皆亲耳听到。

    少年少女已然离去很久,夏侯夫人伏在地上依旧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良久后,身子渐渐发抖,越抖越厉害,最后伏于地上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哭声里,尽是悔意。

    为女儿出头,她亲手毁了整个夏侯府。

    离了衙门,避开人群,红豆跟天弃悄然出城。

    路上,瞧着少年比平时更安静的样子,红豆歪了脑袋揶揄,“你在生气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生气。”

    少女一副他瞒不过她的表情,天弃无奈点头,“我在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连生气都生得这么好看,也只有我们家七七了。”少女摇头晃脑感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将脸扭过一边,天弃终究没忍住,嘴角翘起一角。

    他一笑,她脸上笑容便更灿烂了,伸手戳他,“说说你为什么生气,以后姐姐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改,姐姐怎么样都极好。”他轻道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她在,他不会留夏侯府活口。

    但是她在,他便不会再多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为他的行为背上恶毒罪名。

    他也不需要她做任何改变,只要她随心所欲,做她自己。

    少年的话,让少女眼底漾出柔和,探出小手将他的手握住,甩啊甩,“七七,有你在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惯常爱说某某某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我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嗯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少女低声笑语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去揭穿,夏侯夫人有关苟且的话在他们心里留下了印记。

    不是不在意,而是不舍因此远离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关系到南陵郡主,贺州衙门那边不敢怠慢,有关夏侯府的处置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夏侯珠引起争端,刁蛮跋扈,杖三十,禁闭半年。

    夏侯夫人身为官家夫人,目无法纪,将衙门私用,更污蔑郡主,意图谋害皇族,打入大牢,重判流放。

    知州夏侯对妻女管教不严,负从责,念其政绩有功,加之郡主允从轻发落,判罚半年俸禄,十年内不得加官进爵。

    至于在此事中助纣为虐的一众衙役,全部逐出衙门,永不录用。

    择日,此事会由知府上报朝廷。

    这样的惩罚,说不得是轻是重,但是于夏侯珠,因为她的任性跋扈,致使夏侯府分崩离析,这辈子她都没办法再得到安宁。

    这是比刑罚更重的惩罚。

    潘子忆三人得知判罚结果后,商量着把结果告知郡主,然到得冰屋,那里已经人去楼空。